您的位置首页 > 名人眼里的克什克腾
达来诺尔之水
张抗抗
名人眼里的克什克腾  加入时间:2012/4/16 10:58:43     点击:2900

     站在达来诺尔(湖)边,即刻对“湖”的概念发生了疑问———浩瀚无垠的达来湖,蓝得生动而深邃,再往远处望去,渺渺烟波,不见对岸和湖心的岛屿。风刮得强硬,灿烂的阳光下,依然凉爽,像海边的风。如若不是湖上汹涌的波涛一浪接一浪地涌来,恍然间分不清眼前是湖是海?是蓝天还是水面?原来,蒙古语的达来诺尔,汉译即为“像海一样的湖”。

    达来诺尔,位于贡格尔草原南部,素有“草原明珠”之称。总面积240平方公里,水深1—13米,水质微咸,系内蒙古第二大内陆湖。湖中盛产鲫鱼、瓦氏雅罗鱼,肉质鲜嫩细腻。达来诺尔又称“中国天鹅湖”,是西伯利亚候鸟飞往我国东南沿海及日本、朝鲜一带的集散地与歇转地。计有国家一类保护鸟类丹顶鹤、白鹤、白枕鹤,二类保护鸟类大天鹅、小天鹅、灰鹤、蓑衣鹤等16目33科152种。每年春秋,达来湖即成百鸟乐园,啁啾啼鸣之声,如惊涛拍岸,声震四野,喧嚣数十里。据说2000年10月,6万多只白天鹅聚集达来湖,如白云飘落,融化在阳光里;像天使沐浴,将湖水都染成了银白色。那是怎样壮观而神奇的景象啊———克什克腾的宝贝达来诺尔。

    时值盛夏,天鹅白鹤皆已远去,惟有几只白色的水鸟、灰色的野鸭,从湖边翩然飞起,悠悠掠过水面,倏忽又不见踪影。想象着每年的初冬时节,湖面渐渐封冻,冰层将湖水慢慢围困,那是群鸟们携妻挈子离开达来诺尔的日子。清晨冷冽的阳光下,鸟儿们掠过苇丛,俯拍冰面,绕湖数圈,迟迟不肯离去。 那又是怎样伤感动人的情形啊———蒙古高原的宝贝达来诺尔。

    走遍克什克腾,只见湖泊如镜河流似银,山环水绕。克什克腾,原来是被清泉好水养出来的。水源来自兴安岭广阔丰沛的植被,也许,还有近年来被灌木和榆树逐渐覆盖的浑善达克沙地,从那生长着美丽的干枝梅的沙地深处和底部,一滴滴渗透积攒下来。

    达来诺尔东南部,尚有一个岗史诺尔,也称公主湖,虽比达来湖小了许多,却如星伴月,璀璨旖旎,别有一番风情。水量充沛的西拉木伦河,为辽河上游,人称母亲河,古称乐水,19世纪后称黑水。河水一路奔腾,穿越草甸林海,8条支流汇入,形成网状水系,滋润着草原山林。乌兰布统的乌兰公河,即为其中之一。西拉木伦河中上游山高谷深,水流湍急;下游河床宽阔,水势平缓,西拉木伦的漂流,令我此生难忘。更有数十条内流河,或宽或窄,或细或长,如同飘落在草原上的银色哈达,在绿草地上绕了一个弯又一个弯。仅一掌之宽的迷你耗来河,像一条不见首尾的长蛇,隐没于草丛之中,不留意几乎看不见它的游动,这也许是世界上最细的一条河,却也是尽心尽力的一条河,蜿蜒流淌,最终汇入沼泽湖泊,化为草原的血脉。

   

    仅有冷泉清流,克什克腾还没有说完。尚有温泉,人称热水塘,才把克旗的水穷尽了。热水汤泉距经棚镇30公里,水温高达85摄氏度,微有硫磺气味,含数十种化学元素,具有镇痛消炎解毒等功效。早在公元10世纪,辽太宗即来此地沐浴;元代,世局应昌的鲁王,封其为“圣泉”、“神泉”;清代康熙二十六年,玄烨帝曾来温泉沐浴,至今存有遗址;1930年,西藏九世班禅曲吉尼玛来经棚讲经后,亦在温泉坐汤。每逢夏日,自携毡房驾车前来治病的牧人不可胜数。如今,温泉已是一座初具规模的小镇,建起各式温泉宾馆,迎侯八方来客。每到傍晚时分,热气升腾,氤氲弥漫,疲劳的旅人浸泡在热水中,祛汗洗尘,在水中微微地醉去,在水上做个好梦。

    若是冬季,克什克腾的温泉,把满山的冰雪都融化了,把人的肚肠都暖透了。克什克腾河流湖泊中清凉凉的水渗入了地下,在草原深处母亲的怀里焐了一焐,再钻出地面来的时候,带着母亲的体温,就变成了滚烫的热水。说不尽的克什克腾,就连风都会发热,达来诺尔湖边的高地,银白色三角风能发电塔,如巨木林立,像在观赏科幻大片。再往西北方向去,就进入锡林郭勒的地界了。

    去内蒙古的克什克腾旗之前,事先已准备了许多惊叹号,却仍是不够用。临别时对着经棚镇说一句:怎么天下所有的好地方,青山、绿水、草甸、草原、奇石、岩画、温泉、沙地,还有森林,都一并聚齐在克什克腾旗了呢?——大自然造物,原也多有偏爱,把克什克腾“爱”成了一部草原生态的百科全书。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克什克腾旗委宣传部主办 版权所 有
技术支持:赤峰市峰之泰商贸有限公司 电话:0476-588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