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资讯
忽闻塞外有天堂——走近克什克腾 (3)
 
旅游资讯  加入时间:2012/3/28 9:50:19     点击:5963

朱莉莉

    达里诺尔湖西,静静流淌的耗来河水守护着应昌路遗址。
    应昌路又名鲁王城,是元代最后一个都城。始建于金,是当时金军进攻南京(今北京)、戍守边疆以及蒙古高原和部落之间互相争夺的军事要地。到了元代,元世祖忽必烈下诏,正式建城,并设应昌府,至1286年,升为应昌路。1295年,特薛禅的重孙蛮子台奉命讨伐叛军海都笃哇,凯旋后元成宗晋封蛮子台为鲁王,鲁王城由此得名。
    在元朝历史上,应昌路发挥过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是当时南接元上都、大都,北连锡林浩特、和林及乌兰巴托的交通枢纽,也是当时南货北上的聚集地。
    经过战火硝烟的洗礼,历尽七百余年人世的沧桑,盛极一时的昔日皇城只余断壁残垣、颓砖废瓦在昭示着曾有的辉煌。光芒散尽之后,它好像一位老者,洞悉了世事的玄妙,以宠辱不惊的姿态默默矗立着,让曾经的意气风发随耗来河水飘向远方。
鲁王城边,如长龙一般的金界壕横卧于草原之上。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是当年女真人为防止蒙古铁骑南下而修建的规模宏大的军事防御工程。它于1115年开始修建,历时十几年才建成,全程计1500公里,另外还修筑了外线和复线。
    金王朝劳民伤财兴建的金代最大的防御工程,并没有挡住蒙古铁骑的攻击。铁木真率领兵马在13世纪初期统一了蒙古高原各部,于1206年登上蒙古大汗的宝座,尊号为成吉思汗。成吉思汗亲率大军多次越过金界壕,攻克河北、山西等地,界壕的军事防御作用也就随之消失,逐渐变成一条断续不全的遗迹。
    经历了刻骨铭心的厮杀后,金界壕归于沉寂。八百余年风雨侵蚀,连绵的山丘上,土龙状的蜿蜒壕堑至今仍然清晰可辨。壕沟已被野草山花覆盖,内墙建筑已荡然无存。站在金界壕之顶,放眼望去,风吹草低之处仍可见其逶迤摇曳之姿。
    游走于鲁王城和金界壕,踩着历史的脚印,闭目侧耳,仿佛杀伐之声依稀犹存,极目远望,却不见枕戈待旦的征人身影。历史的滚滚洪流中,多少生命还未曾有余闲思索自己究竟来自何方,终将归于何处,就被无情吞没了。
    而在未知的远方,又有多少亲人故友,让无尽的长夜蹉跎于盼归的苍凉?
    生长的化石——白音敖包沙地云杉
    达里诺尔湖南岸,矗立着古朴苍郁的曼陀山。“曼陀”寓意神仙居住的地方。登临山石耸立的曼陀山巅,举目瞭望, 我国四大沙地之一——浑善达克沙地便映入了眼帘。
    每当朗朗秋日,晴空万里,金色的浑善达克沙地就被五彩的灌木丛点缀得绚丽多姿。沙地上灌木种类繁多,沙榆、红柳、小灌木林、优良牧草和药用植物相依相伴。
    位于浑善达克沙地东北部、西与贡格尔草原毗连的白音敖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长着目前世界上仅存的一片沙地云杉林。这片林象整齐,干红叶绿,挺拔刚劲,四季常青的珍贵云杉,是我国云杉母树繁育基地,因此,有“生物基因库”、“生物活化石”之称。
    清高宗乾隆皇帝狩猎时多次到此观赏云杉林,留下了“我闻松柏有本性,经春不融冬不凋,凌空自有偃盖枝,讵无盘层傲雪霜”的诗句。其实,云杉林如一位巾帼英雄,不仅有不畏严寒的傲然雄姿,退去英姿飒爽的武装,换上摇曳生姿的红妆后,顾盼之间,更添颠倒众生的神韵。
    燕语呢喃,春暖日长,飞花万点,满地斜阳。沙地云杉适时吐绿,给树林披上翠色欲滴的新装。微风习习的林间,穿插着一束束温和的阳光,俯仰之间,大自然的妙笔调成了最柔和的淡彩,勾勒了最均匀的线条,绘制了最动人的画卷。
    盛夏之日,与心上人并肩漫步于林中,看各种花朵竞相吐蕊,于万紫千红间释放出沁入心脾的阵阵芬芳。择林中一角执手相看,恍然间,时光的脚步悄然停驻,一切恼人的情绪都被阻隔于心墙之外,唯余阵阵松涛,传入心湖,红了有情人的脸庞。
    阵阵秋风抹过,果上枝头,丹枫竞秀。斜倚云杉树干,听流水叮咚,观鹿走禽飞。润物无声的绵绵秋雨沾湿了发梢,也送来了林间清新的气息,踏着厚厚的苔藓,仿若置身云端,羽化而登仙。东坡词人“天欲雨,云满湖,楼台明灭山有无,水清石出鱼可数,林深无人鸟相呼”的意境,跨越了岁月的围墙,在这林中重现。寒冬呼啸而至,百草枯黄,万物凋零,唯有云杉枝繁叶茂,傲霜斗雪,用勃发的生机彰显亘古未变的气节。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克什克腾旗委宣传部主办 版权所 有
技术支持:赤峰市峰之泰商贸有限公司 电话:0476-5881999